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白水港漁村行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5-06 來(lái)源:葉紹繼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文 葉紹繼



大海邊,沙灘上,

風(fēng)吹榕樹(shù)沙沙響。

漁家姑娘在海邊,

織呀織漁網(wǎng)……

這首歌曲,為我們描繪了一幅海邊漁民的生活情景,我最早認識了解到漁民的生活,正是從這首歌曲開(kāi)始。

在我印象中,只有海邊或湖泊密布的地方,才會(huì )有大量人群以捕魚(yú)為生的漁業(yè)村落。因此,當聽(tīng)說(shuō)位居長(cháng)江中游的宜都市有兩個(gè)漁村,我一直不以為然,根本就不相信。因為宜都面積不大,僅1357平方公里,處在江漢平原向鄂西山區的過(guò)渡地帶,境內除了匯入長(cháng)江的漁洋河、九道河、大溪等一些小溪河外,并無(wú)大的湖塘,沒(méi)有廣闊的水面,漁民怎么以捕魚(yú)為生?直到暮春四月,走進(jìn)枝城鎮白水港村訪(fǎng)問(wèn),我才相信歷史上宜都真實(shí)存在過(guò)漁村,并非人為杜撰虛構。

那天去白水港村,我乘坐的小車(chē)沿興宜大道跨過(guò)白水港橋后,在枝城街道北邊向東北進(jìn)入一條鄉村道路,行幾里后再折向東南,沿途兩邊都是一棟接一棟的三、四層樓房,路不寬,是刷黑的單車(chē)道,若對面來(lái)車(chē),則要借助樓房前的場(chǎng)地才能錯過(guò)。行不多遠,在一處寫(xiě)有“黨員群眾服務(wù)中心”的房前停下,我知道應該是到了村委會(huì )。我們下了車(chē),但卻見(jiàn)門(mén)緊閉著(zhù),也沒(méi)有人。我拿出手機一看,不怪主人,約定的時(shí)間沒(méi)到,是我們來(lái)的早了,于是,便先看看村容,順便找當地人聊聊。

我見(jiàn)旁邊一棟樓房前,有一位老大爺悠閑地坐在那兒,便走過(guò)去與他攀談起來(lái)?!澳銈冞@地方好啊,樓房一棟接一棟,望不到頭,都成街了??蛇@路怎么就僅一車(chē)道,不擴寬一些呢?”“受地勢所限,沒(méi)辦法擴了??!”老大爺告訴我,道路所在位置就是長(cháng)江大堤,原來(lái)居民都把房子建在路的西邊(即堤內),路東(即堤外靠江)的房子,是原來(lái)一直在長(cháng)江捕魚(yú)的漁民,上岸后沒(méi)有宅基地,經(jīng)過(guò)政府協(xié)商,才讓他們在這堤外坡地上建房。老大爺說(shuō)著(zhù),用手指著(zhù)房后:“你看,那后面就是長(cháng)江?!蔽易屑氁豢?,這邊房子后面是一些植樹(shù)的空地,不遠處果然就是大江。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村里的李書(shū)記來(lái)了,其他朋友也到了,李書(shū)記便帶我們到“白水港漁村陳列室”去參觀(guān)。一進(jìn)門(mén),只見(jiàn)一艘傳統的小木船赫然擺放在房子中間,船體透著(zhù)桐油浸潤后的金黃和黝黑,散發(fā)出幽幽的光亮;船上的雨篷和兩支船槳都是黑色,邊邊角角都被磨損得毛毛糙糙,掛在船兩邊撐桿上的漁網(wǎng)、漁鉤,像是漁船上掛的裝飾品;船艙里的被子依然鋪著(zhù),好像主人捕魚(yú)剛回來(lái)一樣。

可一看旁邊木牌說(shuō)明,才知道這船已有近七十年歷史:該漁船于1955年建成下水,船長(cháng)8.4米,型寬1.5米,深0.6米,最初是篷帆風(fēng)力和雙槳驅動(dòng)行駛,為連家漁船,八十年代自行改裝成人力和機械兩用漁船。這條船隨主人在長(cháng)江捕魚(yú)顛簸了六十多年,直到2018年長(cháng)江禁漁后才停止使用。后來(lái)被村里收來(lái),放在陳列室里,讓游人和村里年輕人觀(guān)看。陳列室還有各種捕魚(yú)的工具、大量圖片及文字說(shuō)明,介紹了白水港村漁業(yè)歷史。

白水港村位于九道河與長(cháng)江的匯合處,過(guò)去是一片地勢低洼的湖蕩地區,長(cháng)江漲水,則進(jìn)水為湖,長(cháng)江水降,則是一片蘆葦蕩,歷來(lái)無(wú)人定居。幾百年前,有一魯姓人家從重慶順江而下,看到這一片無(wú)人之地,便停了下來(lái),依靠自己傳統捕魚(yú)技術(shù)以捕魚(yú)為生,成為這里最早的居民。明朝洪武元年(公元1368年),又有劉姓人家從四川忠州順江而下,先在宜都清江埠停留,開(kāi)始捕魚(yú)為生的日子,后來(lái)轉到白水港。魯、劉二姓是白水港最早的居民,至今全村居民90%以上為劉、魯、鄭三姓,劉姓更是占70%。

白水港的漁業(yè)歷史長(cháng)達600多年。這些一輩子靠捕魚(yú)為生的漁民,上無(wú)片瓦,下無(wú)立錐之地,一條漁船就是一個(gè)家,夫妻二人帶著(zhù)孩子,風(fēng)里來(lái),雨里去,屬于他們的只是白茫茫的長(cháng)江水際,上至長(cháng)江三峽,下到湖南洞庭湖,都有他們捕魚(yú)的蹤跡。平時(shí)外出捕魚(yú)時(shí),就用一根繩索把孩子系在船上,夫妻二人一人在船尾劃槳,一人在船頭撒網(wǎng),整天被強烈的陽(yáng)光曬得黝黑,像非洲黑人似的。每年夏季洪水季節及年底才休漁返鄉,將船??扛蹫承拚?。漁民的生活非常辛苦,有民諺曰:一條木船一個(gè)家,船頭吵架船尾拉;養女不嫁白水港,一年四季爬河坎(從長(cháng)江挑水吃);栽架子屋綁架子床,大水一來(lái)去他的娘(漁民有房的也是簡(jiǎn)單的木架屋,一漲大水就常被洪水沖走)。直到新中國建立后,他們才從水上人家到上岸居住,生活發(fā)生根本性的變化,并逐步得到改善。

在黨的領(lǐng)導下,白水港村歷經(jīng)圍湖造田,種植小麥、豌豆、高粱、玉米等旱糧作物,筑埂挖渠,旱改水種植水稻,后來(lái)又改種經(jīng)濟作物棉花,水產(chǎn)養殖、長(cháng)江航運等變化,由于鄰近城鎮及城鎮的發(fā)展,從上世紀90年代西湖中學(xué)搬遷落戶(hù)第一次出讓土地,后來(lái)又支持枝城鎮多個(gè)建設項目及周邊鄰近村拆遷戶(hù)安置,白水港村共征地600畝,現在成了一個(gè)與城鎮融為一體的城中村,土地非常少,居民居住也非常集中,村中青壯年多在附近工廠(chǎng)上班工作,收入穩定可靠。上世紀80年代進(jìn)入房屋改造的高峰期,白水港村成為枝城鎮農民建房最多的村之一。早在1998年,白水港村就被宜都市委、市政府評定為“小康村”,到2009年,全村絕大部分人都住進(jìn)了設計新穎、裝飾豪華的樓房,更有人建起了高樓別墅。2011年“兩室”普查顯示,全村共建設樓房556棟,占所有農民房屋的90%。

行走在白水港村,只見(jiàn)一條條柏油大道寬闊平坦,道旁的樹(shù)木象哨兵似的整齊排列,一排排美觀(guān)別致的樓房鱗次櫛比,一輛輛汽車(chē)、摩托開(kāi)進(jìn)駛出,電視電腦讓人們坐在家里就能知曉天下大事。李書(shū)記說(shuō),村里2023年集體收入已經(jīng)達到80萬(wàn)元,爭取在2025年達到百萬(wàn)元。

2021年9月,江西九江有個(gè)叫林德元的作家在宜都白水港村采風(fēng)后,感到這兒有豐富的素材可寫(xiě),于是留下來(lái)繼續深入生活,后來(lái)創(chuàng )作了一本《漁民驛站——白水港漁村紀實(shí)》。一個(gè)昔日的小小漁村,居然受到外地作家的關(guān)注,真是讓人感到有些驚奇。



  • 熱點(diǎ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