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家務(wù)勵志伴童年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5-28 來(lái)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- 文 潘祖德 -

“爺,瞅瞅你這小日子多滋潤……”七歲胖妞姍姐說(shuō)。

“是啊,挺幸福的!”剛滿(mǎn)五歲的大眼妹玲,一旁幫腔。

雙休天。早餐后正閑坐在沙發(fā)上的覃大爺,手握遙控器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打開(kāi)電視,口齒伶俐的兩個(gè)孫女便模樣認真地調侃起來(lái)。

“是嗎,你倆怎么看出來(lái)的?”爺對視姐妹疑惑地問(wèn)。

姍姐趕緊扳著(zhù)小指頭數落,“瞧你這一天,不用上班,不用上學(xué)”;玲妹在一旁摻和搶著(zhù)打“冷補巴”,“還有你這小煙抽著(zhù),小酒喝著(zhù)”;姍姐像個(gè)解說(shuō)員,指著(zhù)爺爺的手繼續渲染,“還有,這遙控器把著(zhù)想看啥就看啥……這每天的甜蜜日子還過(guò)得蠻‘拽’呢!”

“怎么了,你倆羨慕???”覃爺被嗆,憋住笑反問(wèn)孫女。

“誰(shuí)不羨慕,到了月底‘退休金’直達,那簡(jiǎn)直叫人生的巔峰吔!”圓臉姍小嘴“叭叭”不停。她所指的退休金,實(shí)際是爺爺每月享有的農村“養老金”?!澳闱魄莆?,回來(lái)就得寫(xiě)作業(yè),寫(xiě)完作業(yè)要練琴,練完琴還得學(xué)舞蹈,這一撥一撥的,那就倆字……”機靈妹一唱一和補嘆“太累”。萌娃姐妹,簡(jiǎn)直就像一對天賜的相聲搭檔。

“你倆應該是在為夢(mèng)想而奮斗呀!”爺爺差點(diǎn)被兩孫寶一陣“怪論”給堵住嘴,當然也為她們能言善辯的口才而暗自慶幸。

“你的夢(mèng)想是什么呢?”覃爺逗娃,回頭反將姍姐一“軍”。

“我嘛,現在最大的夢(mèng)想就是‘直接退休’,過(guò)上你這樣的神仙生活!”“???”爺爺驚詫?zhuān)穯?wèn)卻傳來(lái)奶奶的督查——

“你們爺孫幾個(gè)在討論什么呀,姍兒練習還沒(méi)動(dòng)手……”

姍姐兩手一攤,白了爺爺一眼,“哦嚯,重活又來(lái)噠!”

姍寶在鎮小念二年級。小妹玲玲馬上告別幼兒園,就要和姐姐一起上小學(xué)了。父母屬于北漂“返鄉族”,目前在城里一家企業(yè)安營(yíng)扎寨。離家四十余公里,剛買(mǎi)車(chē)購房,打算為小公主未來(lái)幾年上學(xué)作些鋪墊。爺爺奶奶算是每天累得駝子不伸腰,地里活要干,種完玉米栽紅薯,還有園子的分季蔬菜要種滿(mǎn);坡田幾畝茶也得管好,一年幾季采下來(lái)還能掙個(gè)萬(wàn)兒八千。除了以上生產(chǎn)合作,老兩口還有分工明晰的其他任務(wù),奶奶管好圈里的牲口和家禽,實(shí)現豬長(cháng)肉、雞下蛋,一家老小得吃上放心營(yíng)養餐;覃爺肩上的責任更重,嚴寒酷暑,風(fēng)雨無(wú)阻,用三輪“專(zhuān)車(chē)”接送,確保姍玲姐妹倆每天上下學(xué)平安。

藍大爺住對面山坳,與覃爺家相望而居。兩爺們年齡相仿,都是上世紀五零后人;經(jīng)歷也相仿,年富力強吃大鍋飯時(shí),都在集體掙過(guò)工分、派過(guò)民工;改革開(kāi)放后比學(xué)趕幫,種地搞副業(yè)發(fā)家致富。唯有不同的是,兒孫幾代對抗著(zhù)“生產(chǎn)”:覃家生兒,藍家育女;到了孫輩,覃家生女,藍家又轉換成育男,而且獨生或二寶無(wú)差別待遇,絕不含糊。灣沖村民說(shuō)起來(lái)都覺(jué)得有趣,有人認為是風(fēng)水“互補”,有人說(shuō)是生活習慣引發(fā)“異動(dòng)”,還有人覺(jué)得兩家本應該“結親”。

說(shuō)起開(kāi)親,覃藍兩家不是沒(méi)有動(dòng)過(guò)心思。兒女們自幼相處,青梅竹馬,兩小無(wú)猜,模樣也生得俊俏,大人都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頭。當年藍爺女兒念完職高,掌握一些電子商務(wù)知識和技能,就要被學(xué)校送往江浙一帶實(shí)習。覃爺之子比藍家閨女小兩歲多,剛考入縣城重點(diǎn)普高。隨著(zhù)孩子們的出息與日俱增,兩家父輩也與時(shí)俱進(jìn)頻繁互動(dòng),家有兒女自然少不了談及他們的未來(lái)前景。雙方心知肚明,都有結兒女親家的向往,只是覺(jué)得為時(shí)尚早羞于啟齒。終于有一晚,這對姐妹相稱(chēng)的母親戳破“窗紙”,紅著(zhù)臉悄悄議論起子女大事來(lái)……

事實(shí)上,戀愛(ài)自由與長(cháng)輩動(dòng)議并無(wú)矛盾。在鄂西鄉村,地緣、人緣、事緣促成的婚姻家庭比比皆是??墒?,最終落腳點(diǎn)還得年輕人認同。男孩正在讀書(shū),女孩剛就業(yè),父母心思一時(shí)不能聲張,以免泄露天機誤了小輩們大事。一年又一年,直到覃公子考上大學(xué),這年春節兩家破例互邀對方之家小范圍“會(huì )晤”,欲借“春飯”之機挑明談?dòng)H之事,最終未果。藍爺之女率先亮明“婉拒”的立場(chǎng),認為自己跟覃公子當屬異父異母姐弟關(guān)系。覃公子話(huà)不多,但看得出他喜歡藍姐。面對兩個(gè)文化青年,雙邊家長(cháng)也只好理解并默認閨女的定位。

不知何人何時(shí)“嘴漏”,把這樁無(wú)緣成功的,準確地說(shuō)是長(cháng)輩單相思的“親事”給捅了出去,一時(shí)成為灣組村民閑聊“插曲”。

話(huà)說(shuō)回來(lái),兩個(gè)娃兒都是村民見(jiàn)著(zhù)長(cháng)大的,大伙不光熟悉,而且都很喜愛(ài)。上世紀鄉村五零后、六零后,當屬改革開(kāi)放初期,家庭聯(lián)產(chǎn)承包責任制的實(shí)踐主力。同時(shí),他們也響應黨和政府的號召,晚婚晚育,自覺(jué)貫徹計生國策,還是率先落實(shí)“只生一個(gè)好”的標兵。覃藍二家相繼有了獨生子女,兩戶(hù)人家以及周邊相鄰農戶(hù),都把這些特殊時(shí)期出生的孩子看得很貴重,家家戶(hù)戶(hù)遇飯吃飯,視同己出。

覃家公子生來(lái)健壯,瞧上去是力量型小子那一類(lèi)。覃爺當年長(cháng)得很酷,卻是個(gè)地地道道充滿(mǎn)傳統意識的人?!案F養兒子富養女”,念過(guò)兩年高中的他,想必深諳其中的道理。況且那些年的農家本來(lái)就窮,家中老人過(guò)世得早,分出來(lái)的破舊土房空空如也,能湊湊巴巴娶上媳婦就算燒了高香。兒子特別懂事,從不見(jiàn)他向父母索這要那,反倒是自覺(jué)分擔起大人忙不過(guò)來(lái)的一些事務(wù)。五六歲時(shí),爸媽出去干活,小覃留守在家,掃地、擦桌椅,給豬和雞添一點(diǎn)飼料;到了初夏季,新鮮土豆成為惹人喜愛(ài)的食材,覃兒熟悉用碎瓷片刮皮,等媽媽收工回來(lái)做飯,發(fā)現滿(mǎn)盆清水漂凈的土豆,再拉著(zhù)兒子被土豆酶染黑的小手,禁不住一陣激動(dòng),朝他胖嘟嘟的臉蛋“叭”出一個(gè)響吻……

兒子是優(yōu)秀的。即便在少年上學(xué)的年月,放學(xué)或者放假歸來(lái),小覃同學(xué)都習慣扔下書(shū)包擼起袖子干家務(wù)。在他眼里,家務(wù)不分大小輕重,力所能及見(jiàn)事就該去做。一家人的衣物要洗,生活所需的油鹽醬醋茶要備,一日三餐飯也得設法做,家庭日常點(diǎn)點(diǎn)滴滴都等不得,小輩不動(dòng)手就會(huì )牽扯長(cháng)輩許多精力。閑暇或節假日,做點(diǎn)力所能及的家務(wù)勞動(dòng),已成為帥哥感恩父母、享受生活的自覺(jué)行動(dòng)。這一行為,甚至保持到大學(xué)畢業(yè),到“北漂”沈陽(yáng)找到人生的另一半,每每返鄉度假,仍不忘騰出手來(lái)干家務(wù),或鉆進(jìn)廚房為母親打打“下手”。

藍家閨女則是另一番生活景象。相比覃爺,藍爺不比帥氣也罷,卻還偏偏落了個(gè)五大三粗身材,好在從深山娶來(lái)的妻子基因強大。女兒除了剛直秉性同父,她的膚質(zhì)、秀氣和美貌,全隨了母親。

自從寶貝女兒降世,藍爺性情也受妻的約束改變不小,比如說(shuō)話(huà)克制粗野、行為少了些魯莽,處處以培養藍家“淑女”為目標。

夫妻同樣知道“富養女”一說(shuō),愛(ài)女自然被視若掌上明珠。雖然念過(guò)高中,可在“文革”時(shí)期,學(xué)制縮短,半工半讀,三天兩頭田間勞動(dòng),藍爺自認為文化底蘊比不上當今七年級學(xué)生。初為人父,他哪能理解“富養”的真正涵義,是注重女娃氣質(zhì)培養,是開(kāi)闊視野、增長(cháng)見(jiàn)識,是善解人意、吃苦耐勞。因為認識偏差,藍家夫婦養娃起步便走向誤區,他們放大了物質(zhì)和減負作用,單以為“富”育女兒,就是一方面盡力滿(mǎn)足姑娘消費,另一方面少讓娃干活,特別是臟活累活。

從上學(xué)第一天起,藍閨女就被打扮得漂漂亮亮。衣著(zhù)、鞋帽,還有書(shū)包文具什么的,都是家里托親戚從城里專(zhuān)賣(mài)店選購。女兒頭發(fā)和首飾,每天由母親精心梳佩,奶奶代理過(guò)幾次,還曾因質(zhì)量毛躁被責怨。那陣子,鄂西山村這個(gè)農家似乎想培養一個(gè)氣質(zhì)出眾的公主。直到小學(xué)二年級,老師組織活動(dòng),要跟蹤調查學(xué)生“自己事自己做”“今日事今日畢”落實(shí)情況,女娃母親才覺(jué)得不太對勁,要松手了。

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淬煉,比藍閨女還小兩歲的覃小子,家里日常事務(wù)他樣樣熟套,干什么都有板有眼的。很多時(shí)候,父母在外忙碌到深夜才回來(lái),小小年紀的他總記得栓門(mén)防護、做好飯菜,然后在家中看書(shū)等待。很多村民知道這小伢子機靈,說(shuō)他自幼獨立,單家獨戶(hù)晚上一個(gè)人在家,他想到在木栓旁輔用木杠、扁擔抵門(mén)加固雙保險;大鍋土灶人矮夠不著(zhù),他找來(lái)小木椅站高后掌勺;淘米煮飯,西紅柿炒雞蛋,土豆絲、回鍋肉、腌黃瓜,農家菜技法他了然于心。兒子人小鬼大,覃母常引以自豪,這窮小子比他爹厲害,一人在家也“弄得上嘴”。

養女莫叫離母。等到女兒長(cháng)大,藍爺妻特別懊悔,雖未分開(kāi)過(guò),卻一直沒(méi)注重引導孩子獨立生活,結果想讓她多讀書(shū),書(shū)沒(méi)讀好;想讓她手靈巧,沒(méi)給動(dòng)手機會(huì );想讓她有擔當,可又忍不住大包大攬……以致落得個(gè)家務(wù)事不會(huì )做、體力活做不來(lái)的尷尬局面。思來(lái)想去,怕是貽誤這代人了!好在天無(wú)絕人之路,有其短必有其長(cháng),閨女以其高度自信和高附加顏值,贏(yíng)得一位江西小伙的愛(ài)戀。無(wú)巧不成書(shū),這位來(lái)自贛州山區的農家帥哥,大專(zhuān)畢業(yè)后與藍閨女同在江浙一帶務(wù)工相識,這小子投其所好,以自己的特長(cháng)彌補藍姐“短板”。他會(huì )燒菜、會(huì )洗衣服,會(huì )打理人際關(guān)系,關(guān)鍵還懂得舒緩女友的情緒,生活上可謂照顧得無(wú)微不至。小藍同學(xué)認定他就是自己的同路人,在相戀兩年后回老家舉辦婚禮,將自己一生托付給這個(gè)沉穩的“贛”將。

藍家小夫妻恩恩愛(ài)愛(ài),兩邊老人也安置得妥妥當當?;楹笮煽谡硇醒b,繼續去遠方打拼。再過(guò)一年,這樁跨省姻緣送來(lái)首枚愛(ài)情結晶,一個(gè)健康活潑的男嬰為家庭倍增快樂(lè )。隨后第三年,二寶誕生,喜慶之余卻為夫婦倆平添一絲焦慮,原因很簡(jiǎn)單——雙寶男丁。

兩個(gè)男娃有何顧慮?藍爺和他的老伴,早就做好思想準備,等閨女把孩子照顧到兩歲左右,他們就正式交接開(kāi)啟隔代撫養模式。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鄂西鄉村普遍存在“子女均衡”為最佳的生育觀(guān),這與重男輕女、厚此薄彼并無(wú)關(guān)系,只是從當下生活、教育和未來(lái)成家立業(yè)的“成本”考量估算。藍爺夫婦心胸豁達,也許是養慣獨生女長(cháng)期“望子”緣故,忽然間換來(lái)倆男孫寶,心中充滿(mǎn)前所未有的喜悅和期待。他們夸贊女兒會(huì )生育、會(huì )投資,倆男孩不是負擔而是財富,是無(wú)價(jià)之寶。

隔代養育,實(shí)屬無(wú)奈選擇。藍爺老伴文化不高,但很睿智,她常清醒叮囑老頭,帶好孫寶既要言傳身教,又要民主引導;好的傳統方式不能丟,還要學(xué)習現代育兒經(jīng)驗。逢年過(guò)節度假,她不忘跟返鄉兒女交心,提醒他們自查和彌補隔代教育不足,希望孩子們依靠老人但不能依賴(lài),老人幫年輕人也不越位。一句話(huà),“家有老千般好”在這里體現得生動(dòng)透徹,瞧著(zhù)寶貝們健康成長(cháng),小夫妻感恩不盡。

孫寶小哥倆,自幼乖巧懂事,在家服從爺爺奶奶管教。念小學(xué)階段,每天回家,若是作業(yè)沒(méi)完成,誰(shuí)也不會(huì )上餐桌,拉過(guò)來(lái)也不吃。兄弟一直較勁學(xué)習,每隔幾天必向家里匯報一次,成績(jì)好或歹都不隱瞞,直到如今大孩上七年級、小寶讀四年級都是如此。品行上要求嚴格,派出去或在校園購買(mǎi)物品,回家不僅報賬,還自覺(jué)出示或上繳剩余的錢(qián)。一次小寶在商店買(mǎi)文具,店主多找了一塊七,他回來(lái)興奮地告訴爺爺,竊喜劃算。爺爺立馬變臉責備伢兒不該這樣做,講清楚自己不該得的錢(qián)就是別人的損失,哪怕一分錢(qián)也務(wù)必退給人家。

藍奶奶明白,教孩子學(xué)家務(wù)是不可缺少的必修課。深諳愛(ài)讀書(shū)習文、學(xué)習成績(jì)穩定,絕非放任孩子脫離勞動(dòng)的理由。初學(xué)家務(wù),講究循序漸進(jìn),從整理房間、掃地晾衣,到煮飯炒菜、收碗洗筷,讓兒們在實(shí)踐中逐步掌握技巧,增強體能,體驗快樂(lè ),感受親情和睦。

家人認可勞動(dòng)成效,可適用語(yǔ)言贊評,忌用金錢(qián)物質(zhì)獎勵,切莫讓小朋友上心“有償家務(wù)”。否則,做家務(wù)會(huì )成為孩子的“生財之道”。同時(shí),也要培育家庭民主意識,鼓勵小輩們監管自家人不良嗜好。奶奶說(shuō),孫寶發(fā)現爺爺吸煙、喝酒時(shí)奶兇奶兇,比她還管用……

瞅著(zhù)藍家兩孫子的生活歷練,再對照自家小公主的夢(mèng)境描繪,覃爺細思極恐,似乎覺(jué)得一家人的育兒理念出現了偏差。相比父母教育,祖輩隔代養育本已存在弱化磨礪孩子成長(cháng)的可能性。忽略、放松或妨礙少兒參與家務(wù)勞動(dòng),極易陷入可怕的誤區。這種環(huán)境“孵化”出的小字輩,往往不乏“口說(shuō)身難動(dòng)、屁股千斤重”的空談?wù)?,也有洗衣喊老子、吃飯打拐子、做客抖腿子的“衣?lái)伸手、飯來(lái)張口”型懶人,甚至還出現說(shuō)話(huà)離譜、出口成“臟”或厭惡勞動(dòng)的“二流子”。

育人無(wú)小事,家務(wù)成大事。如今,覃藍兩家已由過(guò)去幾代人暗暗較量,開(kāi)始轉向取長(cháng)補短、共同進(jìn)步。他們互動(dòng)交流、互為分享,從不定的教法中,從異樣的規劃中,追尋養兒育女共同目標,自然離不開(kāi)借助家務(wù)力量,促進(jìn)孩子立德立信、自律自強、智慧健康。

艱難困苦,玉汝于成。他們總算悟出,童稚時(shí)吃點(diǎn)苦頭、受點(diǎn)委屈、學(xué)會(huì )獨立,無(wú)疑是增加發(fā)展積累,為未來(lái)堪當大任而時(shí)刻準備著(zhù)。

  • 熱點(diǎ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