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讓孩子好好說(shuō)話(huà)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17 來(lái)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
潘祖德

初夏的朝陽(yáng),映照江南小鎮。一陣輕音樂(lè )從臨街鋪面飄出。

十歲的虎子,這個(gè)雙休沒(méi)打算回鄉看望爺爺奶奶,私下約定同住單元樓的肖博,一起逛街。肖博今年九歲,戴一副小眼鏡,愛(ài)讀書(shū)、好琢磨,性情溫柔,與大他一歲的虎子,形成強烈的個(gè)性反差。

虎子念五年級,平時(shí)也少與肖博交集,因為完成作業(yè)的量和速度常不一致。肖博讀四年級,跟虎子在一所學(xué)校,讀書(shū)作業(yè)的功夫,決定他平時(shí)空閑時(shí)間少,更重要一點(diǎn)是虎子大大咧咧他不太適應。

動(dòng)作稍野、說(shuō)話(huà)口氣大,學(xué)習馬虎、愛(ài)笑翻臉也快,是虎子留給小伙伴的印象。轉眼來(lái)到近街一岔角處,這里通常是過(guò)往行人早餐的地方。小店的餐品物美價(jià)廉,虎子和肖博常過(guò)來(lái)互請對方過(guò)早。

一家新開(kāi)的店鋪前站滿(mǎn)了人。懸掛的金黃匾牌上,鑲有萌萌的四個(gè)紅字:昊萊湯包?;⒆舆h遠望見(jiàn),張口就念:“吳菜湯包,這家肯定不錯,進(jìn)去看看!”肖博推推眼鏡,慢條斯理地糾正:“虎哥,不對吧,這是‘昊萊’湯包,讀‘hào lái’,不是‘吳菜’湯包哦!”

虎子頓覺(jué)顏面掃地,對著(zhù)肖博橫瞅一眼,霸問(wèn)道:“你算哪根蔥???才上四年級,拽得比老子還清白些!”隨后還強辯幾句,估計是吳某開(kāi)的菜包子店,這倆字都多劃了一筆。懾于氣勢,肖博不再爭辯,暗暗嘀咕:“詭辯,蠻不講理的馬大哈!”憤怨虎子自作聰明。

類(lèi)似虎子的表達方式,帶有一定“痞”氣。他們?yōu)E竽充數,還吹噓一堆歪理邪說(shuō),以此掩蓋自己的錯誤,試圖誘使他人信服。這種孩子往往聰明義氣,言語(yǔ)活潑,但交流過(guò)于專(zhuān)橫霸道,甚至具有某些暴力傾向,容易失去小朋友的信任和支持,最終或成孤家寡人。

“痞”型表達,還可細分“武痞”和“文痞”?;⒆拥谋憩F近于前者,下面兩則笑話(huà)傾向于后者。兩者的共同點(diǎn)是不懂裝懂。

過(guò)去一鄉下老先生進(jìn)村小代課。講讀課文《麻雀》時(shí),他誤讀麻雀為“麻cuī”,顯然犯下“雀”“崔”形近混淆之錯。學(xué)生趕緊糾正:“老師讀錯了,應該讀‘麻què’!”老先生非但沒(méi)認錯,反而一本正經(jīng)地賜教:“我當然知道,方言里說(shuō)的是‘麻què’,普通話(huà)應該讀‘麻cuī’?!弊孕诺南壬?,還特意引讀三遍。知識性錯誤豈容曲解。

另一則笑話(huà)是爺爺輔導孫子作業(yè)。一道四則混合運算,爺爺執拗要“先加減后乘除”,孫子堅持“先乘除后加減”。爺爺最終犟不過(guò)孫子,便自我解嘲:“明白了,我是解放前學(xué)的‘先加減后乘除’?!?/span>

語(yǔ)言離不開(kāi)環(huán)境。當今社會(huì ),影視、網(wǎng)絡(luò )、人際交流等媒介交織。少兒受不良“話(huà)風(fēng)”感染幾率增多,加強“免疫力”刻不容緩。

N次,在街道、公園,在校門(mén)口,我曾見(jiàn)中小學(xué)生,當然以男孩居多,脫口冒出臟話(huà),即便長(cháng)輩同行也少見(jiàn)人搭理,或急或笑,或追或鬧,小輩們似乎很是習以為常。殊不知,上世紀出生的許多人,像這樣口無(wú)遮攔地爆粗,注定會(huì )被訓斥或掌嘴的。

此類(lèi)情形,我歸其為“臟”型表達。想必不少人跟我一樣,聞見(jiàn)粗話(huà)臟話(huà)便心生不適或反感。同時(shí),我們也必須承認一個(gè)現實(shí),那就是諸多臟話(huà)正成為大眾白話(huà),洗白為一種“時(shí)尚”語(yǔ)言;甚至有人以圈粉盈利為目的,公開(kāi)傳播粗言濫語(yǔ),這在網(wǎng)絡(luò )視頻極為常見(jiàn)。

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,污言穢語(yǔ),說(shuō)的寫(xiě)的唱的不勝枚舉。盡管民眾抵制,可收效甚微,仍存遺漏的傳播空間。幾年前,廣告曾現“我靠XX”,迫于輿論壓力,受爭議方不得不修改;公眾人物出場(chǎng),觀(guān)眾狂呼“牛B”,讓人聽(tīng)起來(lái)別扭,不知是夸他還是在罵他;類(lèi)似“沙溝”(“傻狗”諧音)的口頭禪,時(shí)不時(shí)從孩子口中飆出,極易觸碰小伙伴底線(xiàn),如若翻臉,可隨時(shí)釀成重拳出擊的惡性事件。還有原本好端端的大量詞匯或稱(chēng)謂,如“教授”“波濤”,被一些道德敗壞的人惡意扭曲,速成“變味”“變質(zhì)”流行語(yǔ),向著(zhù)曖昧、無(wú)聊的狹隘思路延伸。

老祖宗修《弟子規》,告誡后人“奸巧語(yǔ),穢污詞;市井氣,切戒之”,就是警醒世人,尤其是父母師長(cháng)應以身示范,樹(shù)立形象。高度文明時(shí)代,不干不凈的污穢之詞若大量流傳,被好奇心強、過(guò)目不忘的孩子們“秒借”,成為他們的習慣用語(yǔ),甚至出現在作文和課堂上,成年人情何以堪!要是再不動(dòng)手,跟網(wǎng)媒“封號”一樣,讓背離德法、侵蝕文明的污言穢語(yǔ)“下線(xiàn)”,還給孩子一片純凈的藍天,世風(fēng)即受損,文明傳承會(huì )打折,育人之策必將受到良心“拷問(wèn)”。

有人說(shuō),吃飽了撐著(zhù)。下面的語(yǔ)言環(huán)境和交流風(fēng)格,令不少人“過(guò)敏”甚至冒一身雞皮疙瘩,該算吃得太飽,還是餓得揪心呢?

某服裝超市。衣物色澤靚麗、種類(lèi)齊全,吸引過(guò)往顧客。

“嘛嘛,看看這一款套裙……我好想要哎!”小女孩撒嬌。

“閉上你的嘴,要么好好說(shuō)話(huà),聽(tīng)到這腔調作嘔?!币轮?zhù)樸素的母親,回頭沉著(zhù)臉低聲訓斥女兒。一旁的服務(wù)員忙過(guò)來(lái)解圍。

話(huà)分兩頭說(shuō),孩子嬌艷本無(wú)過(guò),母親責備亦非惡。多年來(lái),打開(kāi)電視、手機,各種作妖的娛樂(lè )節目喋喋不休“霸屏”。一個(gè)個(gè)染發(fā)帥哥、紋身女郎言語(yǔ)輕狂、表情夸張,天真孩童怎能不學(xué)不仿?更有甚者,本該自然活潑、蓬勃向上的小男生,也以涂脂抹粉、穿耳釘、染指甲的姿態(tài)上鏡頭上舞臺,說(shuō)話(huà)就差翹起票友樣的蘭花指了。

“小哥哥,你笑起來(lái)好好迷人喲!”面對嘉賓,高跟鞋,螞蟻腰,習慣撒嬌的女主持們,往往手握麥克風(fēng),這般“無(wú)事找事”調侃開(kāi)場(chǎng)。來(lái)而無(wú)往非禮也。男士也芳心蕩漾,妖艷回應:“美眉的聲音真甜哎,感受你那溫柔而帶點(diǎn)嬌氣的口吻,我的心快要融化啦……”

人上一百,種種色色。此類(lèi)“不男不女”式交流,被越來(lái)越多的民眾所厭,不少家庭禁止小孩圍觀(guān)。我歸其為“嗲”型表達。

同很多事一樣,在生活中,面對嗲聲嗲氣的態(tài)度也趨向多元,大致表現有接受、尷尬、回避三種。這與年齡、性別、職業(yè)和素養等不無(wú)關(guān)系,也不全相關(guān)。再回頭琢磨服裝超市的母女對話(huà),有人喜歡女孩的嬌態(tài)用語(yǔ),覺(jué)得母親訓話(huà)刻??;也有人不以為這個(gè)母親的話(huà)重或不中聽(tīng),興許在自己身邊,連呼巴掌、開(kāi)罵的情緒都難于把控。

“蔫”型表達,當屬較常見(jiàn)的另一種。先別說(shuō)孩子,成人中就有足夠多的“老蔫”。喜劇演員趙本山的早期小品《相親》,把老蔫與馬丫的情感交集演繹得淋漓盡致,逗樂(lè )無(wú)數觀(guān)眾噴飯狂笑——

馬丫:如果你真有這個(gè)心思,那你就等。

老蔫:高低等,你說(shuō)個(gè)日子。

馬丫:下輩子。

老蔫:完了,一桿子支到三〇〇年了。

……

老蔫:別哭,影響不好,要是招來(lái)警察,我沒(méi)帶身份證。

馬丫:你怎么也哭了哩?

老蔫:我沒(méi)哭。是干打雷,不下雨……

現實(shí)生活版的“老蔫”,可不比舞臺藝術(shù)形象可愛(ài)。精神萎靡,深沉內斂,不愛(ài)說(shuō)話(huà),或者遇話(huà)不想直說(shuō),老是拐彎抹角、遮遮掩掩,甚至旁敲側擊、背地挑撥。不少地方厭煩這種行為稱(chēng)“蔫壞”。

孩子是家庭的未來(lái),也是時(shí)代的期望。鼓勵孩子大膽和大方地表達,也是全社會(huì )的責任。從現實(shí)觀(guān)察,孩子內向,或有悲觀(guān)心理,說(shuō)話(huà)蔫不拉唧;孩子膽怯、恐懼,怕說(shuō)錯話(huà)對自己不利,索性閉嘴或說(shuō)“半截子”話(huà)。當然,也可能是另一番表現,外表少言寡語(yǔ),暗地卻心血來(lái)潮,做一些調皮搗蛋的事兒,或者出主意讓別人干壞事。

具有這類(lèi)品性,就不能當作一般蔫孩對待了。北方常有“蔫兒驢踢死人”“蔫人出豹子”等方言,江南也有“嘻嘻哈哈真癲子,悶悶吐吐有點(diǎn)子”等俗話(huà),意思相近,大多指平時(shí)不聲不響,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見(jiàn)風(fēng)使舵、突然開(kāi)掛的“鬼心眼”人。引導孩子誠實(shí)交流,防范和矯正“蔫壞”行為,實(shí)為幫助青少年重塑“三觀(guān)”的過(guò)程。

除了“痞”“臟”“嗲”“蔫”四種畸形表達方式外,民間還有涉及表達分寸的相關(guān)要求。比如,百姓形象歸納出:說(shuō)話(huà)硬不硬、臭不臭的,叫“杵頭八腦”;說(shuō)話(huà)悶聲嗡氣、不著(zhù)邊際“亂鼓泡”的,叫“無(wú)頭無(wú)腦”;說(shuō)話(huà)東拉西扯、沒(méi)完沒(méi)了的,叫“干裹綿纏”。

人民群眾善于總結,還在實(shí)踐中凝練出說(shuō)話(huà)“小竅門(mén)”,如小事“幽默說(shuō)”,急事“慢慢說(shuō)”,沒(méi)把握的事“謹慎說(shuō)”,未發(fā)生的事“別胡說(shuō)”,傷人的事“不能說(shuō)”,他人的煩心事要“開(kāi)導說(shuō)”……

事實(shí)證明,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是一門(mén)學(xué)問(wèn),也是一種德行;說(shuō)話(huà)有分寸,是一項技巧,也是一種修養。好好訓練說(shuō)話(huà),務(wù)必從娃娃抓起。

簡(jiǎn)

潘祖德,湖北宜都人。湖北省學(xué)校文化研究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宜昌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宜昌市散文學(xué)會(huì )會(huì )員,宜昌市職工閱讀與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“金書(shū)簽”優(yōu)秀會(huì )員,宜都市故事學(xué)會(huì )執行主席。作品散見(jiàn)報刊網(wǎng)媒。


  • 熱點(diǎn)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