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當年的孩子依然“傻”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27 來(lái)源:李廣彥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
文 李廣彥



如果說(shuō)宜都千年文化史中,有哪個(gè)民間組織能被后人記住,大概只有“傻孩子”文學(xué)社,至少這群“傻孩子”中,已經(jīng)走出當代小說(shuō)家姚鄂梅、著(zhù)名詩(shī)人毛子。而當初文學(xué)社創(chuàng )始人之一的邵定武先生,依然在民間文學(xué)沃土上默默耕耘著(zhù)。

?

?

邵定武與我同庚,屬虎,我自以為人生坎坷,閱歷豐富,但與他比,可謂小巫見(jiàn)大巫。

邵定武是老宜都,更確切一點(diǎn)是老陸城,他家祖上的私宅位于西正街,緊挨著(zhù)老商業(yè)局。

陸城是宜都市政府所在地,過(guò)去叫城關(guān)鎮??h城各方面條件都比鄉鎮優(yōu)越,小學(xué)就有幾所,邵定武就讀第三小學(xué),又稱(chēng)東風(fēng)小學(xué)。后到枝江白洋鎮讀初中,畢業(yè)后搭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末班車(chē),就地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。

邵定武16歲就進(jìn)工廠(chǎng)摸爬滾打,先在宜都縣農機廠(chǎng),再到鑄造廠(chǎng),軋鋼、煉鋼、鍋爐、鑄鐵、機修等車(chē)間都干過(guò),車(chē)鉗鉚電焊,軋鋼帶壓鑄,難不住他。后來(lái)邵定武進(jìn)入宜都鍋廠(chǎng),當年這是全縣最大的國有企業(yè)之一,生產(chǎn)“天牛鐵鍋”暢銷(xiāo)全國。優(yōu)秀者如優(yōu)質(zhì)的材料,總會(huì )被用到合適的地方。企業(yè)升級改造,邵定武成為廠(chǎng)里質(zhì)量管理科員,不久調入廠(chǎng)工會(huì )任干事,華麗轉身得益于他有顆不安的文學(xué)夢(mèng)。從“藍領(lǐng)”變成“白領(lǐng)”人,邵定武曾風(fēng)光無(wú)限,出席湖北省城市企業(yè)文化建設研討會(huì )。

上世紀八十年代,屬于文學(xué)青年時(shí)代。凡人看場(chǎng)電影或哭或笑,過(guò)后就沒(méi)事了,邵定武卻愛(ài)寫(xiě)影評,曾被宜都電影院聘為電影評論員。1986他在《宜昌報》發(fā)表小小說(shuō)《見(jiàn)面禮》,這讓他興奮不已,在廠(chǎng)里組建“綠葉”文學(xué)小組意猶未盡,趁勢與毛子、姚鄂梅、周宏、曹平、王進(jìn)、汪治中、李曉明、咼再鈺等成立“傻孩子”文學(xué)社,他任社長(cháng)兼“詩(shī)刊”編輯。把每個(gè)人的詩(shī)作刻蠟版,手推油印機墨輪,一張張地印成小冊子,與文學(xué)愛(ài)好者共饗,余下的像手抄本一樣珍藏。今天的年輕人很難想象,只有“光榮屬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輩”才有書(shū)香出自墨香的切身感受。

后來(lái)鉛印,他到印刷廠(chǎng)排版,密密麻麻的鉛字一個(gè)個(gè)地挑選上機。那時(shí)包宇從事工藝裝潢,贊助支持他們辦“傻孩子”報。提起包宇,宜都大街小巷無(wú)人不知,無(wú)人不曉,他是一個(gè)繞不過(guò)去的時(shí)代風(fēng)云人物,他的人生大起大落,若不是才情充沛,恐怕一蹶不振了,但他錦繡文章,琴棋書(shū)畫(huà),無(wú)所不能,至今依然精神矍鑠。還有一個(gè)改革開(kāi)放先鋒人物余經(jīng)東,也曾鼎力相助這群“傻孩子”,把歌舞廳改為文化沙龍,讓古城與詩(shī)歌靈動(dòng)。

那些日子,邵定武這幫“傻孩子”到江邊野炊,去田野吟詩(shī),曲水流觴,詩(shī)心蕩漾,頗有竹林七賢況味。1988年9月,“傻孩子”們鼓搗一次“全國詩(shī)歌征文大賽”,從征集的上萬(wàn)首詩(shī)歌中,挑選幾百首入圍作品,一首首謄寫(xiě)在紙上,一幅幅地掛在繩上,每首詩(shī)歌都像鴿子一樣放飛文學(xué)夢(mèng)想,像閃爍星光映亮古城宜都?!兑瞬龍蟆?、宜昌電視臺、宜都廣播電視臺、宜都市委宣傳部、市文化局、市文化館、市文化宮等領(lǐng)導來(lái)當評委助陣,沒(méi)能來(lái)現場(chǎng)的獲獎?wù)?,他們一五一十地填?xiě)郵編地址,把證書(shū)和獎品郵寄出,好一場(chǎng)空前絕后的民間詩(shī)歌大獎賽。

在不大不小的縣級市初露鋒芒,邵定武如魚(yú)得水。1990年5月23日,宜都市(原枝城市)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第一次代表大會(huì )召開(kāi),邵定武是代表。同年他加入宜昌市作家協(xié)會(huì )?!兑硕硷L(fēng)》雜志的前身是《長(cháng)青》,《長(cháng)青》的前身是什么?沒(méi)幾個(gè)人知道是《宜都文化》。邵定武白天上班,晚上印詩(shī)歌小報,連同《宜都文化》發(fā)到各鄉鎮文化站。閑暇還幫恩師王作棟整理故事集《新笑府》手稿,連同鄭務(wù)本編輯的《楊守敬年譜》,四處上門(mén)賣(mài)書(shū),這些自主行動(dòng),除了感恩,便是滿(mǎn)腔熱情。

那時(shí)我任《冶金地質(zhì)報》記者,與地方交往不多,錯過(guò)與定武等文朋藝友相識的機緣。1993年國家經(jīng)濟體制改革,冶金地勘經(jīng)費大量壓縮,我所在的607地質(zhì)隊被迫去市場(chǎng)找米下鍋,我跳槽到《三峽晚報》謀生。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,廣告大戰,報紙追求發(fā)行量。宜昌市除了《宜昌日報》《三峽晚報》,還有《三峽法制報》《三峽希望報》,記者每年都有訂報任務(wù),發(fā)行大戰壓得我喘不過(guò)氣來(lái)。一次我漫無(wú)目的地轉到宜都鍋廠(chǎng),走進(jìn)邵定武的辦公室,此前在報紙上見(jiàn)過(guò)彼此的名字,一見(jiàn)如故,他當場(chǎng)訂了10份《三峽晚報》(周末版),一個(gè)鄉鎮的訂量也不過(guò)這個(gè)數目,這令我感動(dòng)不已。為了完成訂報任務(wù),每到一個(gè)鄉鎮或企業(yè),常常是一杯酒訂一張報,但在定武這里清茶一杯,我是欠他幾杯酒的。

改革浪潮從中央沖擊到地方,很多人的命運動(dòng)蕩不安。宜都鍋廠(chǎng)也被改制,工廠(chǎng)“破產(chǎn)”,工人無(wú)產(chǎn),邵定武被迫買(mǎi)斷工齡,另謀出路。他的愛(ài)人劉春梅不離不棄,相濡以沫,邵定武在兩人名中各選一字,取“武梅”筆名,可幾個(gè)人又能靠稿費來(lái)生存呢。

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(kāi),夢(mèng)想“詩(shī)與遠方”。邵定武辭去“協(xié)警”工作,毅然攜妻遠走高飛,開(kāi)啟浪漫的人生新征程。去北上廣深打工,到云南貴州淘金,走山東山西,闖河南河北,足跡遍及大半個(gè)中國。先后從事井下掘進(jìn)工、運輸工、維修工、噴涂工、安裝工、機修工,扛過(guò)風(fēng)槍鉆炮眼,也當過(guò)安全管理員……百無(wú)一用是書(shū)生,沒(méi)有賺到什么錢(qián),倒是賞些地方風(fēng)土人情,最后失魂落魄回故鄉,在汽車(chē)店洗車(chē),在餐館洗菜,在街頭賣(mài)面條,他不奢望暴富,只想平平安安賺錢(qián),以期老來(lái)不再漂泊。

?

?

文學(xué)害人也救人。害人,一些天資不足者拼命蹦跳欲摘夢(mèng)幻中的蘋(píng)果,事倍功半,郁郁寡歡。我輩天賦不夠,努力前行中自知之明,順其自然,摘不到蘋(píng)果收點(diǎn)桃李則心滿(mǎn)意足矣。我與邵定武都屬于被文學(xué)拯救一族,在人生最困苦最低谷最想哭的時(shí)候,文學(xué)讓我們挺起腰板繼續前行,顛沛流離中魂有所依。期間邵定武孤身深入五峰山區,沿著(zhù)連綿山路,冒著(zhù)朦朧秋雨,探訪(fǎng)中國民間故事家劉德培,撰寫(xiě)的《追憶故事家劉德培》文章被《三峽日報》刊發(fā),圈內轟動(dòng)不小。他是王作棟老師的關(guān)門(mén)弟子,早年就加入市民間文藝家協(xié)會(huì )、楊守敬學(xué)術(shù)研究會(huì ),在《楊學(xué)通訊》發(fā)表有關(guān)文章。

宜都是中國民間故事之鄉,2017年底,中國好人、湖北故事王、荊楚楷模徐榮耀,與宜昌市民間文藝家協(xié)會(huì )副主席、“怪奇公社”新媒體主編劉洪進(jìn)、宜都市民協(xié)主席楊培新等圍著(zhù)火壟談天說(shuō)地,琢磨著(zhù)晚年干點(diǎn)啥有意義的事情。方言“搞家子”,意思這人能干能折騰,咱們召集能寫(xiě)會(huì )畫(huà)、能說(shuō)能唱、能文能武的“能人”“賢達”,圍繞農村農業(yè)農家農民這“四農”,去走街串巷,去田間地頭,為鄉村振興服務(wù),如何?三個(gè)“臭皮匠”一拍即合,宜都鄉村“稿家子”志愿者服務(wù)隊2018年1月成立。

“搞”與“稿”,音同意不同?!案寮易印本褪菍?xiě)稿宣傳,敘說(shuō)故事,說(shuō)拉彈唱的一班人。徐榮耀出任首屆宜都鄉村“稿家子”志愿者服務(wù)隊隊長(cháng),他想到邵定武是合適的副隊長(cháng)人選之一。當年徐榮耀是文化局副局長(cháng),哪幾個(gè)狠角他心里有數,邵定武人在天涯,心系故鄉,義不容辭地聽(tīng)從召喚,只要有活動(dòng),再忙都會(huì )千里迢迢趕回來(lái)參加。

花蕾芬芳,蜂蝶自來(lái)。這支隊伍除了本土民間故事家、作家、詩(shī)人及眾多文藝愛(ài)好者,還有“雕塑大師”周長(cháng)青、“謎歌王”趙興壽、“剪紙刀王”艾道新,音樂(lè )游子張俊、影視才俊黃河等志趣相投的“怪才”“鬼才”,他們以“奉獻社會(huì )、感恩鄉村、文化反哺、服務(wù)農民”為宗旨,以“我們是鄉村的泥腿子,我們是鄉土的筆桿子,我們是鄉音的亮嗓子,我們是鄉親的稿家子,我們?yōu)樾罗r村描繪錦繡,我們?yōu)樾罗r業(yè)大書(shū)華章,我們?yōu)樾罗r民樹(shù)碑立傳,我們?yōu)樾罗r家放聲歌唱”而自豪,捕捉生活中的美,記錄生活中的美,寫(xiě)出生活中的美,講出生活中的美,唱出生活中的美,畫(huà)出生活中的美,演出生活中的美,傳承生活中的美,推出一批有價(jià)值、接地氣的文藝作品,其中“以藝抗疫”“五美德耀新農家”“漁洋河故事采風(fēng)行”“喜迎二十大,紅湖采風(fēng)行”“學(xué)習身邊好人,共話(huà)美麗鄉村”“文創(chuàng )三合院,花開(kāi)車(chē)家店”等一系列有影響的文藝創(chuàng )作和演出活動(dòng)。還聯(lián)手宜都市故事學(xué)會(huì ),編輯出版了《五美德耀五眼泉》《陽(yáng)光深處好家風(fēng)》《創(chuàng )衛故事會(huì )》《漁洋河故事》等6本文藝作品專(zhuān)集……把毛澤東的“5.23”延安文藝座談會(huì )的講話(huà)精神,演繹為新時(shí)代“樣板戲”,堪稱(chēng)精神文明建設的“生力軍”,廣大干部群眾豎指稱(chēng)贊他們“搞得好”。湖北省委宣傳部原副部長(cháng)文成國點(diǎn)贊“鄉村稿家子,筆頭鏡頭聚焦四農,是好點(diǎn)子”。

?

?

邵定武的家幾次挪窩。老房里結婚,暴雨沖垮老屋,在單位尋得一間宿舍,企業(yè)破產(chǎn)又靠租房立錐,這還不算在外漂泊寄人籬下的輾轉流離,直到前幾年在宜都買(mǎi)套商品房,才算真正意義的安居樂(lè )業(yè),有些手稿幾次搬家遺失了,成了他最痛心的遺憾。

前年邵定武辦了退休手續,隔三差五還去文峰公園,幫朋友照看游戲設備,如果不是我帶孫子來(lái)玩蹦床遇見(jiàn),還以為他一直悠閑呢。論及人生幸福指數,他知足常樂(lè ),沒(méi)有絲毫怨言,如果把人生滿(mǎn)意度按照10星標準來(lái)評判,他說(shuō)自己是“滿(mǎn)星”,對今天生活十分滿(mǎn)意。

去年邵定武出任“稿家子”志愿者服務(wù)隊新一屆隊長(cháng)。他發(fā)揚“榮耀精神”,組織開(kāi)展文化志愿服務(wù)活動(dòng),僅在2023年間,就開(kāi)展了“把握時(shí)代脈搏·助力鄉村振興”“講好紅花故事·書(shū)寫(xiě)時(shí)代華章”等采風(fēng)筆會(huì ),“鄉村稿家子”基地掛牌車(chē)家店,緬懷宜都故事宗師孫家喜逝世20周年,啟動(dòng)《宜都故事史料專(zhuān)輯》編纂等各類(lèi)活動(dòng)近30次,持續開(kāi)展文化宣講、文藝演出、文化交流進(jìn)鄉村、進(jìn)社區活動(dòng),受眾萬(wàn)余人次,先后創(chuàng )作130多件富有濃郁鄉土氣息的戲曲、快板、故事,有的被宜昌市、宜都市評為優(yōu)秀文藝志愿服務(wù)項目,他本人還撰寫(xiě)大量新聞通訊,拍攝各類(lèi)短視頻,只要網(wǎng)搜宜都“稿家子”,相關(guān)新聞鋪天蓋地,稿家子成為宜都民間文藝志愿服務(wù)領(lǐng)域的一道靚麗風(fēng)景。2024年4月,邵定武被宜昌市文聯(lián)授予“優(yōu)秀文藝志愿者”稱(chēng)號。

我是局外人,常被“稿家子”們吸引。在邵定武看來(lái),文人相敬又相吸,每有活動(dòng)他總會(huì )通知我,遺憾我常在外奔波,很多活動(dòng)失之交臂,見(jiàn)他發(fā)的活動(dòng)圖片,很是羨慕。期間參加了“重走幸福渠”、紅花套采風(fēng)等少數活動(dòng),受益匪淺。近日隨他去五眼泉廟崗村,再次感受到他對民間文化的熱愛(ài),志愿服務(wù)的熱忱。

花甲有余的邵定武,依然那么精瘦干練,踏實(shí)能干,低調肯干。 1988年邵定武曾經(jīng)在《枝城報》創(chuàng )刊號發(fā)表詩(shī)歌《傻孩子的故事》,如今他從“傻孩子”到傻漢子,依然有那么一股“傻勁”,情有獨鐘“稿家子”,按他的話(huà)說(shuō),“愛(ài)家鄉、愛(ài)人民,不是一句空話(huà),是通過(guò)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、干實(shí)事奮斗出來(lái)的!”  

“稿”通常指文字、圖畫(huà)的草底,文稿、稿本、稿件、講稿、草稿等,同時(shí)“稿”又指谷類(lèi)植物的莖稈。高桿植物,生命力極強。我借此稿祝愿宜都鄉村“稿家子”志愿者服務(wù)隊生命之樹(shù)常青,祝愿“稿家子”邵定武童心不泯,永遠做個(gè)人們喜愛(ài)的“傻孩子”。

  • 熱點(diǎn)推薦